4 婚恋心理

戏说中国古代爱情轮回

发布时间:2008/10/8 12:15:27 阅读次数:1726

 

戏说中国古代爱情轮回
看了许多的古书,好象没发现中国历史上有多少轰轰烈烈的爱情,孔子和孟子的老婆籍籍无名,老子看来压根就没结过婚,最该浪漫一把的庄子硬没留下关于怎么讨女人欢心的片言只语。
 再往后,刘邦和他老婆是典型的革命夫妻,太史公没谈恋爱的条件,曹氏父子基本是恶俗的包办婚姻,两晋南北朝忙着打仗顾不上谈这些风月事,直到唐朝才算由唐明皇和杨玉环轰动了一回,之后又是千把年没了动静。
  后来的人想拍点古代爱情戏绞尽脑汁,除了把唐明皇的那档子事翻来覆去地说,就是弄些没影的七仙女西厢记,再不就是把万恶之首拿出来加工,就算这也拍烂了,闹到最后把个假凤虚凰的梁山伯与祝英台也搞成了武侠片,这是表现中国古代爱情故事的最高境界,之后想象力再丰富的导演也没法再发挥了。中国历史上著名的猛男没几个留下值得一提的爱情故事,男人和女人间最动人的事儿都发生在母子之间,比如那感天动地的《二十四孝》,孟母三迁,岳母刺字什么的,母这个字在中国历史上属于最高尚的字之一,能称得上某母的,那就差不多算是道德的化身了,严格地说这些不是发生在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而是发生在两种有象征意义的物体之间的事,就象两种溶液一混合产生了另一种新的化学物质,干革命的和人民群众一结合就产生了政权,和那某人和某母根本就没关系。
  男人不讲爱情,女人也好不到那里去。看完一整部的二十四史,上面有名有姓的女人不是守寡几十年的某母,就是死了老公后一头撞死的主,象卓文君这样的异类还没资格单独为她列传。数一数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几位女侠,共有几大类,一是女革命家,象吕后、武则天、萧太后、慈禧太后;一类是革命家的老婆或女朋友,这类人最多,包括所有猛男的老婆、女朋友和情人(那时叫红颜知己),比较有名的有梁红玉,朱元璋的老婆马皇后;还有一类虽然自己不是革命家也不是革命家的老婆,却是为了革命的目的才出名的,比如说文成公主,王昭君。象李清照这样有文化有理想的四有新人凤毛麟角,还算不上单独的一类,就算她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爱情故事,也是那种进了洞房上了床才知道自己嫁的人是帅哥还是丑男的主。说来说去,中国几千年文明的这个筐里什么货都有了,还就缺爱情这码子事(男女关系的可不缺,乱搞男女关系的事在二十四史里多得一踏糊涂),勉强算了一算,造成大的轰动效应的共有四大件,基本上平均五百年发生一回。
  第一件:范蠡和西施
  西施是中国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以来的第一位女地下工作者,她受职业革命家勾践的派遣,以献的方式(类似于交公粮),成功地打入了反动派吴王夫差的核心机构。她的任务比较单一,就是消磨夫差的革命意志,使他在不应该腐败的时候腐败,不应该玩女人的时候玩女人,至于在敌占区传递情报搞破坏搞运动之类的事,和她无关。这实在是人类历史上最人道的地下工作方式,人道主要体现在她的工作不涉及任何机密,所以也没有任何危险。西施当然圆满地完成了任务,没法不圆满,她不过是以美女的身份陪夫差上床说话玩耍而已,要是这任务再完成不了,那只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夫差性无能或同性恋,二是西施不是美女。实际上夫差是中国历史上可以排到前五十名的猛男,而且绝对不是同性恋,西施也是自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以来第一个长得看得下去的女人,这要是再对不上,那中国历史真要改写了。
  革命青年勾践为了推翻夫差,想出了所有匪夷所思的损招,包括亲自尝大便,西施只是诸多计划中的一个,而且是不太损的一个。根据后来发展的情况看,勾践尝了夫差的大便这件事对革命的成功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就大大地削弱了西施地下工作的意义。在夫差被灭了以后,勾践也没再想起西施这档子事,这样,早就和西施定了婚的另一位职业革命家范蠡就顺理成章地和西施完成了曾经的约定。
  范蠡这人不简单,他既不是越国人又不是吴国人,而是当时的超级大国之一的楚国人,为了帮助志同道合的革命家勾践,他不远千里来到了勾践身边,是一个具有国际主义精神的革命者。由于他来自发达国家楚国,身上自然而然地带有某些与革命不相干的情调,革命意志也不如勾践那么坚定。不过他也算勾践身边久经考验的战士了,勾践主动去夫差那边当人质(其实就是被招安了)的时候,他是唯一跟着去的,勾践尝大便这档子事,九成九是他出的主意。回到越国后他又想出了给夫差献美女的招,勾践让他去办这事,于是遇见了西施。
  可以想象在楚国见多识广夜生活经验十分丰富的范蠡一见越国居然还有如此美丽的女人,没想法是不可能的,而西施当时不过是贫穷落后的第三世界国家越国的一个普通村妇,见居然有来自西方发达国家楚国的成功人士对自己垂青,也觉得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就这么着二人一拍即合,在见到勾践前就已经一见钟情,估计就已经定婚了。后来见了勾践,这位革命家当时哈拉子就流下来了,心道:靠,咱国家还有这么好看的女人。要不是范蠡在一边提醒说夫差可是风月场上的老手,你别轻举妄动,勾践可能就先腐败了。
  勾践没敢腐败,夫差可是和西施着实过了几年神魂颠倒的日子。西施这人有心计,也在心里比较着夫差勾践和范蠡,夫差肯定靠不住,这人整天乱搞男女关系,后宫的女人足够组成一个女兵方阵,这么腐败下去,肯定有倒霉的一天。勾践也不行,这类革命青年最没人性,革命热情一高涨就性无能。还是范蠡靠得住,小资一点,有情调,会讨女人喜欢,又受过发达国家的高等教育。知识分子嘛,往后只会吃女人的亏,再说了,从感情上说自己也是喜欢他,这么着,夫差尸骨未寒,西施就住到范蠡家里去了。
  两人晚上在床上一合计,得,也别跟着勾践了,这小子不地道,那天一见西施就流哈拉子,色鬼一个,这不革命刚成功就说文种是叛徒,估计过不了几天该说范蠡是特务了,范蠡想着自己干了半辈子革命工作,没过几天清闲日子,好歹也该歇歇了,以后写写回忆录,总结一下心得体会,也就够了。这么一合计,两人当晚就跑了,也顾不上搞个挂印封金的形式,到了太湖边上,买了几块地,弄了条船,过起了小日子。后来眼瞅着种地辛苦,钓鱼也发不了财,一咬牙,带着从勾践那贪污来的钱,跑到发达国家齐国做生意,很赚了几笔,钱多了没事干,于是和西施两人装神弄鬼,搞起了阴阳二气矛盾论的伪科学,写了几篇回忆录没书商感兴趣,一天和西施吵完架一气之下往炉子里一丢,半辈子的革命经验外加和西施的凄美爱情、西施和三个男人的爱恨情仇就此不复存在。
  第二件:吕布和貂婵
  貂婵是西施之后又一位搞特工工作的女人,她干这一行比西施要地道,是个职业间谍。打小她就在职业政治家王允的家里受训练,照他们这一行的规矩,她称王允为老爸,王允叫她女儿。王允当时是国务院副总理,不过他没多少实权,实权都在顾问委员会主任董卓手里。王允这副总理当得窝窝囊囊,早就想找茬灭了董卓,可董卓掌握着枪杆子,还把干儿子吕布任命为长安警备司令,没法下手。虽然王允掌握了董卓搞腐败的无数证据,不过从检查院到最高法院的人不是董卓的小舅子就是他的连襟,平时见了王允这个主管农业的副总理根本就不尿。
  王允也是搞了半辈子运动的人,当然不甘心就这么窝囊下去,想来想去,觉得光明磊落的搞肯定没戏,得来阴的。要搞董卓最最要紧的是先把吕布搞掉,即使搞不掉也得让他成自己的人。吕布这小子历史上就不清白,是个搞运动的老手,策反他理论上是成立的。董卓这家伙乱搞男女关系在政府里出了名的,看来人虽老而精未衰,焕发第二春是无疑的,吕布在这方面也是闻名遐尔,人称长安城的大众情人,得从这入手。于是想出了一个象重庆火锅一样的大杂碎计划,这计划说来毫不希奇,就是要让一美女先去勾引吕布,再去勾引董卓,完了在两人中引发醋战,再变醋战为肉博战,肉博战当然是吕布厉害,这样杀董卓还费劲吗?王允越想这主意越好,越想越天衣无缝,想得睡着了都在傻笑。
  可有一样,要勾引老男人董卓不难,可要同时勾引吕布就难了。吕布是什么人,那是全国妇女心中的白马王子,全国公认的奶油小生第一把交椅,没事上趟街都能把四十岁以下的女人全招来,没两把刷子想让吕布动心,门都没有。王允一着急,心说:靠,没法子,看来不出绝招是不行了。于是把貂婵喊了来,把这计划详细一说,貂婵听了没二话,不就是先陪吕布睡觉再陪董卓睡觉再陪吕布睡觉,然后再让他们互相知道我和另一人睡觉的事吗,没问题,搞定。王允一听那个激动,这女娃有前途,多复杂的事一到她这里就门儿清,一激动就跪在貂婵前面,喊着:我的儿啊,你可救了全国人民啦。
  王允找了个茬和吕布搞腐败喝酒,酒席上就把貂婵当一道菜给上上了。吕布正喝得犯迷糊,心说这王允不会就请我喝寡酒吧,怎么着也得有点节目,刚这么一想,就觉得眼前一亮,他奶奶的,这是谁来了,敢情这世上还真有仙女,不对,天天晚上做梦梦见的仙女也没这么漂亮。且不说吕布犯晕,貂婵乍一见吕司令,也是一呆,暗暗喝声彩:好男人,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奶油的男人,果然是要骑马得骑赤兔,要嫁人得嫁吕布,搞阴谋搞到他头上也算王副总理对得起我。王允也是情场老手,在旁边一看两人这样,就知道这事九成算成了。
  这边吕布和貂婵干柴烈火按下不表,没过几天,王允把董卓又给请到家里吃饭,照计划把貂婵喊来上酒,那貂婵刚一出来,还没使什么挤眉弄眼的招数,董卓扑通一声就趴下了,心说:哇塞,这也叫人,王允家怎么有个妖精啊。王允忙把董卓扶起来,说:董主任,这是我干闺女貂婵,别看年纪不大,可是有文化,能写会算,您看看要是合适先让她跟着您干。董卓一听那还用说,当时就拍扳任命貂婵为生活秘书,主持董办工作,酒没喝完,董卓就把貂婵带走熟悉情况去了。
  再说这吕布忙忙的回到单位打了证明,就等着和貂婵领证了,左等不来右等不来,不免犯了疑,这天下班在路上堵住了王允问这事,王允把董主任招貂婵为秘书的事一说,吕布当时就不干了,好哇,你董卓搞腐败搞到我头上了,好马还不吃窝边草呢,你姓董的也太不仗义了。没过几天,吕布找了个茬到董办,一进门就遇见了貂婵,貂婵一见他眼泪就下来了,说:帅哥,这董主任害得我们好苦。吕布刚要说话,董卓踱进了屋子,吕布没敢再说,忙使个眼色转身走了。董卓见貂婵眼里象掉了泪,忙问怎么回事,貂婵免不得味着良心说:苦啊,吕司令调戏我。董卓听了这话犹如当头挨了一棒,好你个吕布,调戏你干爹的马子,这事没个完。
  王允眼见得董吕二人这醋算吃上了,趁热打铁,把吕布请到家里,一番言语,从女人的贞操说到国家民族的大利益,把个老造反派吕布说得热血沸腾,为了爱情,为了全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我干这个老王八蛋。这么着,两人商议了一个具体的日期,由吕布带领警备区的全体战士起义,搞了董卓一个措手不及,穿着防弹衣的董卓被吕布亲手从防弹马车里拖出来,当众宣布了他的罪状,最后吕布大喝一声:我代表人民判处你死刑。就这么一刀结果了董卓。当天晚上的庆功会上吕布和貂婵也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两人蜜里调油,翻云覆雨地开始了幸福生活。往后这段爱情有了个凄凉的结局,先是王副总理被西凉军区的造反派迫害至死,吕布带着貂婵跑到江湖上流浪,后来被东汉革命委员会主任曹操和流氓无产者刘备联合抓获,未经审判就处了死刑。貂婵的命运有三种说法,一种是她被刘备手下的头目关羽所杀,一是她成了关羽的小老婆,还有说她出家当了尼姑。从最新的研究成果看,国色天香的她被色鬼关羽霸占的可能性最大,也最符合逻辑
第三件:李隆基和杨玉环
  这是中国历史上被炒糊了的一段爱情,人称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其实说穿了就是一个当了领导的时髦青年和他的明星老婆的的肥皂剧,本质上和克林顿与莱温斯基没区别,只是他们在过程上比克林顿他们要大胆得多,造成的后果也严重的多。据说李隆基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位对小老婆从一而终的人,这为给历代政治家的感情冤案进行昭雪提供了理论依据。
  李隆基这人是个情种,他明媒正娶的老婆因为想当革命家,这和时髦青年李隆基的观念发生了冲突,于是两人离了婚。他人到中年的时候二婚的小老婆也死了,没了女人的小资男人李隆基正在闷燥的当儿,遇见了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唯一一位以美闻名的肥婆杨玉环。杨玉环是个女知识分子,舞蹈演员出身,懂文学,爱音乐,在遇见李隆基之前就是全国著名的舞蹈艺术家,算得上当时的大明星了,从层次上说也比李隆基以前的两个老婆高出了不少。李隆基以前没接触过女知识分子,有一天闲着无聊,问起大唐帝国文艺工作的情况,有人说有个叫杨玉环的艺术家不错,有两把刷子,李隆基本着对文艺战线的关心让人把她招进宫来谈谈心。那天女知识分子杨玉环不知搞些什么,居然穿着一件类似道袍的新潮衣服进了宫,有艺术细胞的李隆基一看,当时就惊呼:酷,太酷了!不愧是艺术家,连穿衣服都那么与众不同。接下来两人对涉及文学音乐舞蹈的各类艺术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地交谈,对文艺届的现状和未来进行了研讨。半拉子文学青年李隆基完全被杨玉环给征服了。杨玉环临走的时候,李隆基拉着她的手,情不自禁地叫出了:“杨姑娘,我喜欢你。”这么着,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没过几天李隆基就第三次结了婚,新娘自然是杨玉环,两人的婚姻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半瓶醋才子和半吊子佳人的结合。按理说杨玉环这人没什么大毛病,她一不想当革命者,二也不想当革命者的老婆,就想和李隆基一块过日子,研究舞蹈音乐,探讨文学创作,最多也就是写个剧本导演一幕话剧给全国劳动人民有几部戏看,这体现了一个优秀女知识分子的最高追求。可她有一样毛病,就是自己可以不要求什么(最多要吃点新鲜荔枝,这对一个著名艺术家根本不算过分的要求),但见不得家里人受苦。杨玉环有三个姐姐外加一个大哥,她在李隆基面前撒了几回娇,她老爸就成了大唐众议院的议长,她的三个姐姐成了韩国、虢国和秦国的妇联主任,当时分别叫大姨,三姨和八姨,这名号有些怪,估计二姨、四五六七姨被李隆基的前两个老婆的姐妹们用了。
  这位爷和这三位姨倒还算老实,没搞什么革命运动,也没怎么腐败。关键是还有那位大舅子杨国忠,这位可不是省油的灯,属于那种有理想有抱负外带一腔革命热情的主,这类人革命热情高涨的时候要造反,革命热情消退的时候就搞腐败。李隆基一犯糊涂,让他当上了总理,这下埋下了祸根。
  杨国忠当上总理后革命热情迅速消退,于是开始腐败,自己腐败不说,还拉着李隆基的秘书高力士一起腐败。这杨国忠属于搞歪门邪道上来的人,在军队原本里没什么背景,他不但不搞点增加军费开支,搞好军民共建之类的工作,还一个劲地向大军区司令安禄山要钱。安禄山心说我贪污点钱容易吗,你这么要来要去,要到什么时候算个完。眼看着李隆基到了没事开始犯糊涂的年龄,杨国忠除了腐败也没别的能耐,正是发动革命运动的最好机会,安禄山一咬牙,伙同军区副司令员史思明闹起了革命。老糊涂了的李隆基带着杨玉环杨国忠一家子跑出了长安,丢了首都不说,这大唐帝国眼瞅着也要玩完。这当儿他手下那些觉悟了的下层士兵不干了。战士们早就对杨国忠他们这一伙腐败分子深恶痛绝,于是放出话来,要是不杀杨国忠,咱们就提前退伍。李隆基这时那敢得罪这些爱国士兵,咬咬牙也顾不上做杨玉环的思想工作,就把杨国忠给杀了。战士们还没完,说杀杨国忠不成,还得杀他妹妹杨玉环,这下轮到李隆基不干了,心说:我连总理都给处置了,你们还想要我老婆的命,也太不给面子了。于是派秘书高力士去作说服教育工作。这高力士眼看情况紧急,再不杀杨玉环,别最后他们要求来杀自己,到外面转了一圈,回来对李隆基说:没法子,不杀要出大事。李隆基一看连杨国忠的铁哥们都这么说,知道没辙了,经历了与杨玉环的一番生离死别,终于绞死了优秀的女知识分子杨玉环。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动人的爱情悲剧,后来有著名文学家白居易写成了不朽的诗篇《长恨歌》传唱千古,在运动中含冤死去的杨玉环终于瞑目了。
  第四件:陈圆圆与吴三桂、李自成
  明朝高级干部吴三桂的二奶陈圆圆,其实就是个长得比较好看但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地位的普通人。以前在歌舞厅当坐台小姐,吴三桂去搞腐败的时候认识了她,两人谈好了价钱过了一夜,之后吴三桂没事就去找她,两人渐渐地产生了龌龊感情。吴三桂那时是高级干部、军区司令员,又刚获得明朝政府颁发的劳动模范称号,不好意思公开和陈圆圆鬼混,又舍不得佳人旁落,于是拿出一笔钱给陈圆圆,又在北京城的高尚住宅区买了一套别墅给她住,公然包起了二奶。没多久吴三桂上了前线去和满清打仗,临走时对陈圆圆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要和别的男人鬼混,特别是北京城里高级干部多,搞腐败的也不少,听说没养二奶的人没几个,把一个作个小姐的美女留下来,那是危险得紧,可吴三桂再腐败也还没到敢把坐台小姐带到前线的地步,没办法只得留下来。可人算不如天算,吴三桂走了没多久,中国当时最大的黑社会老大,人称“闯王”的李自成就打进了北京城。这李自成可不是一般人,不单打仗厉害,玩手腕厉害,搞女人也极有心得,在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猛男中可排到前十名,一进北京城就做了两件事,一是满大街收保护费,二是满大街找女人。那是连正经人家的正经女人都不放过,陈圆圆这样的二奶更不在话下。才睡了一夜就高呼:他娘的,这些高级干部硬是会享受,要得要得,你就跟了我算了。陈圆圆本来也不在乎谁包她,反正有人包就行,况且黑老大比高级干部更合她的胃口,和她是一路人,更何况是全国首屈一指的黑老大,一般人想见他一面都难,自己夜夜和他同床共枕,那还有得说,当然是没口子地答应。
  再说吴三桂在山海关听说李老大进了北京,北京城运动了,正琢磨着是不是也合着一块运动一回。先是听说了李自成在北京收保护费的事;接着听说收保护费收到了他家,这是行规,吴三桂也没怎么往心里去;紧接着又听说他家没钱交保护费被李老大把家给抄了,吴三桂开始犯嘀咕,心说我贪污了那么多钱,不至于没钱交吧,这闯王也太黑了点。这事还没琢磨透,又接到消息,说李自成把陈圆圆小姐给睡了。这下捅了马蜂窝,吴三桂当时就骂上了,说我操你的祖宗,你收我的保护费抄我的家还罢了,居然搞我的女人,这是不讲江湖规矩,你不讲规矩我也不讲规矩,你搞强奸我就当汉奸,谁怕谁呀。这么一想,吴三桂立马和满清签了无条件投降书,随后领着十多万辽东铁骑杀向了北京城,每人发了女人月经带一条系在头上,算是为大明朝带的孝。
  李自成自然没闲着,也带人杀向山海关,临走不忘以叛国罪判了吴三桂一家死刑。两军在一片石杀得混天黑地,正杀得性起,斜刺里杀出一彪人马,李自成一看,不得了,专灭黑社会的辫子军来了,那还不跑啊。这一跑就没个完,一直跑到了西安,吴三桂一路追到了西安,终于追回了陈圆圆,两人在战场上相拥而泣,长吻不息,那情景直感动得三军落泪,有道是:“女人天生会作戏,作戏不过陈圆圆。”陈圆圆后来一直跟着吴三桂到了云南,据说没死的李自成也追到了云南,为的是那段刻骨铭心的夜夜销魂情,据说陈圆圆很讲职业道德,没把这事告诉吴三桂,而是周旋于二人之间,直到吴三桂和李自成先后死去,成熟了的陈圆圆自觉天下男人无过这二人者,于是心灰意冷,到万佛寺出了家,这段三角恋方才告一段落。
  后来有无聊文人吴梅村学白居易之《长恨歌》,也作《圆圆曲》以记之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