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婚恋心理

谁是月老?科学地寻找另一半

发布时间:2013/5/20 10:44:08 阅读次数:562

撰文/尼古拉斯·A·克里斯塔基斯(Nicholas A. Christakis) 詹姆斯·H·福勒(James H. Fowler)
翻译/张勇 熊哲宏

尼古拉斯(Nicholas)和他的妻子埃丽卡(Erika)笑称他俩是相亲认识的,而且是南亚式的相亲。在认识之前,他们都是哈佛大学的学生,住所也不过相隔4个街区,然而两年来,他们的生活从未有过交集。直到埃丽卡远赴孟加拉国,尼古拉斯才有缘与她相识。

1987年夏天,尼古拉斯回到故乡首都华盛顿,照料生病的母亲。他在这里出生长大,高中生活也在这里度过。那一年他还是个医学院的学生,没有女朋友,并且傻乎乎地认为自己还未做好谈恋爱的准备。他高中时的老朋友纳西 (Nasi)刚好也回家过暑假,一同回来的还有纳西的女朋友贝米(Bemy)。当时贝米刚从孟加拉国回来探亲,为了完成一项关于社区发展的作业,她要在孟加拉国进行为期一年的农村调查。很快,贝米和尼古拉斯熟悉起来,贝米还常拿尼古拉斯开些善意的玩笑,这俨然成为三人的余兴节目。

在许多情况下,不管男女双方处于何种情感关系,他们的初次见面都是由第三方介绍的(见上表)。其实,中间人在介绍两人认识时,或许并没有刻意想要促成一桩好事,往往却产生了这样的效果。在上述全美普查中,68%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与配偶是通过两人都认识的某个中间人介绍的,仅有 32%的人是“自己介绍”认识的。即使是短期性伴侣(比如一夜情),也有53%的人是通过别人介绍的。所以,尽管萍水相逢的事情偶有发生,小部分人也确实无需他人帮忙就找到了伴侣,但是在多数情况下,人们和配偶结识,常常是通过朋友的朋友或其他人际关系实现的。

和贝米同在孟加拉国实地考察的还有一位年轻漂亮的美国女孩,她们住在同一间由木头和锡条搭建的棚屋里,用同一个铁桶洗头发,怀揣着相同的梦想——消灭世间的贫穷。说到这里,你可能猜到了后面的故事。在雨季的某个午后,当贝米正在给纳西写明信片时,她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转身对好友埃丽卡脱口而出:“哈!我知道你未来的丈夫是谁了!”她说的当然是尼古拉斯。刚开始埃丽卡觉得这个主意有点荒唐,不过数月之后,她还是同意在华盛顿和尼古拉斯见上一面。他们四人在纳西家里共进晚宴。不用说,尼古拉斯当场就动了心。按照埃丽卡后来的说法,那天她也并非“无动于衷”。实际上,当天晚上回家之后,埃丽卡忍不住摇醒了妹妹,激动地宣布自己遇到了“真命天子”。约会三次之后,尼古拉斯认真地告诉埃丽卡,他已经陷入爱河。这就是尼古拉斯和埃丽卡的罗曼史。尼古拉斯通过三层关系找到他的妻子埃丽卡(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他俩之间存在两条人际纽带。所以,很有可能你的完美恋人就住在你的隔壁,你却无缘相识。

尼古拉斯和埃丽卡的故事在我们身边屡见不鲜,只是在情节的复杂和浪漫程度上有所区别。互联网上满是这样的爱情故事,不信你搜索“我是如何遇见我太太 /先生的”,就会找到成千上万的例子。这些浪漫的故事看起来不仅有幸运的成分,还充满了宿命的味道。但是,只要稍作思考,你会发现这些浪漫的相遇其实并非完全出于偶然。它们的共性在于,当男女双方在跨越从陌生人到恋人的鸿沟时,他们两人之间其实只存在两到三层人际关系的距离。

媒人

对大多数人而言,和配偶相识都是通过朋友的朋友或其他人际关系实现的。

我们通常认为,爱情是非常私人的行为,而且也很难解释其中的道理。的确,大多数美国人认为配偶是自己选择的,和其他人没有关系。在选择的过程中,有人是冲动而为,有人则是经过慎重考虑。不管是哪种情况,挑选伴侣常被看作是一项个人决策。这与我们通常的想法是一致的,比如我们常常认为生活取决于每个人的不同选择,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无论生活的海洋有多么波涛汹涌,我们都可以为自己设计出全新的航向图。所以,一旦发现生活就像是在使用熟悉的航海工具在一条既定的航线上前行时,我们不禁非常惊讶,甚至略感失望。

由于对自己的选择能力过于自信,我们常常忽略了这样的事实:伴侣的选择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所处的环境,尤其是人际关系。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这种看法从侧面也反映出人们对机缘巧合的爱情故事的浪漫诉求。因为这种巧遇似乎暗示着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发挥作用,与一个独特的陌生人相识相知相恋是命中注定,而且充满魔力。当然,我们并不否认这样的事情——因在孟加拉国共用一个铁桶洗头而有缘结识了后来的爱人——确实有点神奇,但这样的机缘巧合远非我们想象的那么“偶然”。

参考一下有关人们如何结识伴侣的统计数据。1992年,全美健康与社会生活普查 (也即广为人知的“芝加哥性调查”)在全美国范围内抽取了 3,432名年龄介于 18~ 59岁的成年人进行调查,得到了关于美国人在爱情与性行为方面最全面最精确的一组数据。调查的内容包括伴侣选择、性行为、心理特征、健康状况等详细信息,还包含一组罕见的数据:人们是在哪里、怎样认识现在的性伴侣的。

(经人介绍可以帮你找到爱情。一项大型全民调查显示,68%的受访者与配偶是通过两人共同的熟人介绍认识的。)

家庭关系

相比通过朋友或其他人际关系,由家人介绍的男女双方通常更有可能步入婚姻的殿堂。

在四种感情关系中,经朋友介绍认识的受访者比例大致相当(35%~40%),但是经家人介绍的受访者比例却相差较大。通常,由家人介绍的两个人更有可能步入婚姻殿堂,而不是发生一夜情。两人的相识方式与他们初次发生性行为的时间也有很大关系。芝加哥性调查结果显示,在相识一个月就已经发生性行为的受访者中,由朋友介绍的人所占比例略高于由家人介绍的。法国曾经做过一项类似调查,结果显示,在夜总会相识的伴侣中,有 45%的人在一个月内就发生了性关系,而在家庭聚会上相识的两个人,这一比例仅为24%。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毕竟很少有人蓄意在家庭聚会中猎艳。

这些数据表明,人们往往采取不同策略来寻求不同的两性关系。可能大部分人都愿意让家人介绍结婚对象,但更习惯自己寻找露水情缘。这很好理解,你想,喝多了的大学生有谁会发短信问妈妈,是否可以把酒吧里刚认识的俊男 (靓女)带回家过夜?所以说,搜索社交网络时,在什么情况下寻求何种帮助,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人们会得到怎样的两性关系。

不过有一点很明显,无论建立哪一种感情关系,人们都非常倚重朋友和家人的帮助。当你自己去结识某人,你对对方知之甚少。但如果是经人介绍,介绍人就对你们两人都比较了解,倘若觉得你们合得来,常常会鼓励你们碰面,这样就有意无意地充当了媒人的角色。朋友和家人不仅熟知你的性格、社会背景和工作经历,还了解一些比较隐秘的细节,比如你习惯把衣服丢在地板上或喜欢送人玫瑰营造浪漫氛围等。通过社交圈子牵线搭桥来结识未来的伴侣,不仅风险较小,而且会获取更多的信息。这也正是媒人这个角色几千年来一直长盛不衰的原因。

然而在现代社会中,人们通常对“相亲”嗤之以鼻,很难想象跟一个陌生人结婚会是什么样子。亲朋好友常会出于善意来干涉我们的生活,试图“帮”我们寻找配偶,但是这样的行径常被看成多管闲事,和《屋顶上的小提琴手》(Fiddler on the Roof)中的媒婆延特一样滑稽。其实在多数情况下,只有当亲友和同事认为我们独自寻找伴侣存在困难时,才会充当媒人的角色。但实际上,就算我们坚称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也不得不承认人际关系网是一位非常称职的媒人。

现实生活中的人际关系具有非常复杂的网络结构,很容易衍生重重机缘。假如你正单身,有 20个关系不错的朋友(熟到对方会邀请你参加他的派对),他们每人又认识另外20个人,这 20人每人又有 20个朋友,这样,仅通过三层人际关系,你就可以结识 8,000人。关键在于,其中的每一位异性,都有可能成为你未来的伴侣。

(当人们在某个私人聚会中相遇时,其实已经经历了“社会预选过程”:参加聚会的人往往拥有相似的兴趣爱好和身家背景。)

社会预选

即使是萍水相逢,男女主角也往往因为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才偶然相遇。偶遇可以促使两个人坠入爱河,尤其是当他们还有某种肢体上的接触时。这些幸福的意外相逢,是爱情故事中常用的桥段。

街角偶遇也有可能促使两个陌生人成为情侣,如果碰巧两人还有些肢体上的接触,恋爱尤其容易发生。这些幸福的偶然相逢,也是众多爱情故事中屡见不鲜的经典桥段,或者是两人同时看中了同一副手套(电影《缘分天注定》),或者是听完音乐会后错拿了对方的雨伞(电影《霍华德庄园》),又或是两人外出遛狗时拴狗的皮带缠在了一起(电影《101斑点狗》)。这样的意外事件为两人提供了进一步发展的契机,他们可能成为短期性伴侣,也有可能走入婚姻的殿堂。曾执教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社会学家埃尔温·戈夫曼(Erving Goffman)用“补救程序”一词来描绘当事人的反应:在意外发生后,两人都希望能够缓解对方所受的“伤害”,而这种愿望就促使他们去认识对方。恋爱经验比较丰富的人,往往懂得把握机会和对方相识。而情场高手为了认识某人,甚至会有意制造这样的“意外”事件,他们无疑是掌握自己命运的“幸运儿”。但是,偶遇终究是例外,而不是常态。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在这些萍水相逢的故事中,两位当事人也拥有某种共同的兴趣爱好,比如服饰、音乐或宠物。

所以,即使两个人没有经过别人介绍,是自己认识的,他们也经历了“社会预选过程”,这个过程往往决定了你能够认识哪一类人。比如,芝加哥性调查针对美国人考察了这个问题:你是在哪里遇见你的配偶的?结果显示,60%的受访者是在学校、单位、私人聚会、教堂和社交俱乐部等地与配偶相识,而同时出现在这些场所的人通常都有着相似的兴趣爱好和身家背景。在酒吧、旅游景点或通过征婚启事与配偶相识的受访者仅占10%,这些场所的人往往缺少共同之处,其中能够发展成为未来配偶的候选人群也比较有限。

过去一个世纪以来,人们结识配偶的场所和环境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关于这个变化趋势的权威数据,来自法国的一项研究。研究者以时间为线索,考察了通常人们结识配偶的场所,其中包括夜总会、派对、学校、工作单位、度假地、家庭聚会和所谓的“邻里之间”。研究数据表明,1914年—1960年间,15%~ 20%的人是在自己家附近认识配偶的,但是到了 1984年,这一比例已经下降至3%。这反映了随着现代化和城市化的发展,地域因素对人际纽带的影响越来越小。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地域因素的影响更是日趋式微。2006年,美国 1/9的成人网民(约 1,600万)在使用 online dating或其他网站(比如match.com,eharmony.com,名字取得极好的plentyoffish.com,还有数不清的其他站点)交友。一项系统的全美调查表明,在这些“在线交友者”当中,43%的人(约700万成年人)已经在现实世界中约见过网友,17%的人(约 300万成年人)已经和网友建立了长期恋爱关系,或者已经结婚。相反,在所有已婚或拥有长期伴侣的网民当中,仅有 3%的人是通过互联网认识他们的伴侣的。这一比例可能会逐年上升。看来,娶个邻家女孩为妻的时代真的一去不复返了。在寻找伴侣时我们需要依赖人际关系网,但地域因素对人际关系网的影响越来越小。

人际空间

人际关系网将我们与那些不大相识的人联系起来,为择偶提供了更多的选择空间。 
在过去几十年间,随着地域因素的影响逐渐减弱,人们在寻找配偶时不再搜索地域空间,但仍然会搜索人际空间。我们不再遵循就近原则,而是根据人际关系寻找合适的伴侣。我们会思忖,这个跟自己关系较近的人(比如朋友、同事)是不是一个合适的婚配对象,如果不是,那么跟自己关系较远的人(比如朋友的朋友、同事的兄弟姐妹)合不合适呢?我们也常在派对之类的场所寻找未来的伴侣,因为在这些地方,我们可以结识朋友的朋友,还有那些仍处于我们人际圈子之外的人。

我们和朋友的朋友,寻找另一半的科学方法以及那些不大认识的人之间有一条“微弱的纽带”。但这条纽带拥有非比寻常的力量,它能把我们与我们不认识的人连接起来,为择偶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余地。搜索人际网络的最佳方式,就是超越现有的人际关系层,但也别离谱地去打扰跟你没有任何共同点的人。朋友的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没准就是你的完美红娘。

【Tips:结婚的好处】

现代研究证实,结婚能给人们带来好处,但这种好处因性别而异。如果我们随机挑选男女各10,000 人,让他们自由婚配,然后对他们进行纵向追踪,考察他们的寿命,根据统计分析,我们将会得到如下结论:结婚使男性寿命延长七年,使女性延长两年。

最近,曾执教于美国密歇根大学安阿伯分校的人口统计学家李·利拉德(Lee Lillard),和他的同行、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社会学家琳达·韦特(Linda Waite),以及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的经济学家康斯坦丁·帕尼斯(Constantijn Panis),进行了一项极富创意的研究,主要探讨婚姻为什么以及怎样延长人类的寿命。这项研究分析了在1968 年—1988年间,11,000 多名男性和女性进入和解除婚姻关系的经历。他们详细追踪了每个人的婚史和生活,包括婚前、婚后、婚姻终止(死亡或离婚),以及再婚。他们还深入考察了婚姻如何对健康和生活产生影响,以及这些影响机制如何因性别而异。配偶提供的感情支持,具有非常重要的生物学和心理学价值。跟一个熟稔亲近的人在一起,会降低心率,增强免疫力,缓解沮丧情绪。在性别角色方面,利拉德和韦特发现,婚姻对男人的健康有益,主要在于它能给男人提供社会支持,男人还通过妻子与其他人建立更加广泛的人际关系。同样重要的是,婚姻使男人远离所谓的“颓废单身生活”。结婚之后,男人会以成人身份要求自己:把摩托车藏入车库,绝不再碰任何毒品,准点吃饭,勤奋工作,按时回家,认真承担自己的责任——这些变化都有助于延长男人的寿命。妻子通常会逐步改变男人的生活习惯,这个控制过程对男人的健康至关重要。相比之下,婚姻能够增进女性健康并延长寿命的原因则简单得多:婚姻让女人更加富有。上面只是抽取了这项大型人口统计学研究的部分结论,也许这些说法有点老套,还有股性别歧视的味道。

必须注意的是,在这些研究对象结婚时所处的年代,女性的经济能力确实远不如男性。不过,这些结论指出了一个意义深远而又无甚争议的事实,那就是婚配双方交换了一些有利于他们健康的重要资源,这些交易在内容和数量上都不必完全对等。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